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曹凤歧 > 曹凤岐:继续深化资本市场改革

曹凤岐:继续深化资本市场改革

很高兴今天就资本市场板块给大家谈点感想,我谈的题目是《继续深化资本市场改革》。
 
中国资本市场已经有30年的历史了,作为中国资本市场的见证者、参与者,我很有感慨,中国资本市场30年来可以说是风风雨雨,跌宕起伏,惊心动魄,破浪前行。中国资本市场在发展过程中是一个不断规范化、不断法治化、不断市场化和不断国际化的过程,我们要进一步进行资本市场改革,重点是完善注册制,逐渐把中国资本市场建成一个规范的、透明的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
 
中国资本市场30年到底怎么看?有人说这30年中国股民也没赚着钱呀,这么看可能不能理解中国资本市场真正的含义,中国资本市场最大的成绩是建立了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企业融资方式从间接融资向直接融资转变,通过IPO、通过再融资得到了资金,而且重要的是使我们的普通企业变成了公司制企业,变成了上市公司,同时为广大投资者提供了新的投资渠道,资本市场逐渐成为了一个资源配置的场所,为企业改革创新提供了一个平台。
 
我国资本市场接下去还需要进行哪些方面的改革呢?我这里讲几点:
 
一、全面推进注册制改革。注册制目前只在科创板和创业板试点,下一阶段应该是逐步推广到全市场,这会使中国的资本市场进一步市场化。
 
二、资本市场一定要为实体经济服务,为科技创新、产业转型服务,这里第一点,“重点支持新一代的信息技术,新材料、新科技、新能源、高端装备、节能环保以及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新兴产业的发展”,比如说芯片产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制造业深度融合,引领中高端消费,推动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这些高新技术企业对中国产业的调整、技术发展会起到很大的作用。
 
这里我要说一点,中国股市这么多年来“股点”老上不去,现在我们是3000多点,最高时是2007年的6000多点,为什么?最根本的问题是中国上市公司质量不高,这是我们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过程中造成的一些问题,因为我们最开始时是为了国企改革发展这个市场,为国企融资,而我们当时的国企很落后,很多企业是亏损的,实际上就出现了“上市拿钱”的情况,它又是一些落后产业,这种情况下,企业上市以后不可能使市场的“股点”非常高。
 
我们比较一下,我们要调整上市公司的结构,造就大批具有世界影响的优质企业发行商市,我们先来对比一下,中美两国市值排名前十名的企业类型和行业。截止2020年9月在美股中市值排名靠前的企业:第一苹果,第二微软,第三亚马逊,第四谷歌,第五Facebook,第六阿里巴巴。再看中国的公司排名:第一贵州茅台,第二中国工商银行,第三中国平安,第四中国建设银行,第五中国农业银行,第六中国人寿,第七中国五粮液,第八招商银行,第九中国银行,第十中国石油。
 
中国真正实体经济企业并不能带动中国的股市,所以这是有些问题的。
 
美股排名的基本是科技类企业,而中国排名领先的企业基本是国企、央企、金融企业,全都是传统强资源垄断型企业,通过数据对比发现中美两国市场中企业类型和结构完全不一样,这说明中国股市要上去,要进一步发展高科技企业,实体经济的企业,这些企业要上市,中国的股市肯定上去了。
 
三、发展高端资本市场,广泛开展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业务。
 
现在中国已经具备这个条件了,为提升资本市场投资功能,为个人投资者带来合理收益,建议大力发展人群覆盖更全面多元的资产管理市场,其对个人投资者而言,以财务管理或理财市场,通过发展委托理财投资业务提高居民购买机构投资者金融工具的比例,“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居民从直接投资者转变为间接投资者,降低直接参与交易的各类风险,获得财富增值收益。
 
中国主要是散户的股市,90%以上都是散户,但散户在这里赚了多少钱?都赔了嘛,能不能开展资产管理市场,理财市场,让投资者买这些金融工具/产品,让专业投资者帮你理财?这是中国下一步(的路),有时候需要把散户赶出去,大家说股市不要赶走散户,而是让他们以别的方法理财投资,这样不是更好吗?
 
四、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建设,提高上市公司质量。
 
这是最重要的,首先完善企业的法人治理结构,现在上市公司的股权投资非常激烈,大股东、二股东、小股东之间股权的问题不解决怎么行?要全公司员工持股,要搞股权激励,任正非没上市,但他的公司是员工持股,这是一个好办法。另外要培养企业家,真正有一个好的企业家,这个企业就行了,我们有任正非、董明珠、曹德旺、张瑞敏,我们有这么多企业家起来了,我们的企业不就好了吗?当然还有信息披露、公司能力,还有退出机制,一定要健全。
 
五、完善资本市场法律体系,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现在我们已经制定了很多法律,本人就参与过证券投资基金法的制定,法律不少了,但执法不严、违法不究,这些事情还是蛮多的,我们必须完善法规体系,必须加大执法力度,增强执法的即时性、有效性、权威性和严肃性,对内幕交易、操纵市场和证券欺诈等违法行为毫不手软地进行查处,对证券违法采取零容忍态度,建立集体诉讼制度,完善投资者权益保护机制。
 
六、加强金融监管,防范金融风险。
 
有人觉得中国是不是管得太严?监管部门就监管,不让发展,这可能是一个错误的理解,十九大报告对于防范金融风险的表述是“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有人说中国金融无体系,何谓系统性风险?这话至少是片面的,现在不是体系吗?你不在这体系里吗?当然是以银行为主,资本市场现在还不是最重要的,但它是一个体系,是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体系。说我这个是金融创新,不是银行也不是证券,我是新金融。应不应该肯定呢?应该肯定,金融创新是好的、是对的,包括蚂蚁金服,支付宝,网络贷款、小额贷款,这些都是创新,但应该看到,既然有创新就会带来风险,这是新的风险,不是不要监管,而是要新的监管方法。有人说银行还是当铺思想,还是巴塞尔协议,过时了,巴塞尔协议没过时,巴塞尔协议1、巴塞尔协议2主要是防信用风险,巴塞尔协议3已经开始防市场风险了,因为现在不完全是违约风险,证券交易风险越来越是大风险,这是很明确的。所以必须加强监管,前两天中央政治局开会,强调了要防止无限度、无序的进行资本扩张,这不是一般说说的。咱们就说蚂蚁金服,蚂蚁金服是什么样的企业?有人说它是科技企业,它是科技企业吗?它是金融企业,既搞银行也搞保险,搞基金也搞小额信贷,它是比银行更综合的一个金融体,谁来监管?不要监管,行吗?所以说不是说不要监管,而是怎么监管的问题。
不是说像这种企业没有创新,肯定有金融创新,但它带来更大的风险,它的杠杆率48倍,巴塞尔协议15%,这差多少呀。谁来管?说我们(银行)是当铺,不要抵押、不要担保,在中国信用体系这么缺乏的情况下不要抵押不要担保可以吗?一旦发生大的问题,吃亏的就是老百姓呀,它怎么得到那么多资金发ABS?银行购买,很多资金都是银行的资金。所以我在这里说,我也不是不是批评蚂蚁金服,而是我们必须要重视资本市场的监管问题,这是下一步非常重要(的内容),并不是不要监管,而是我们要创新监管办法,对这些企业,现在已经很多了,什么企业?金融控股公司,现在很多金融控股公司,蚂蚁金服是不是金融控股公司?它有银行业务、结算业务(支付宝业务),还有保险业务,有小贷,而且网络小贷1分钟就可以贷款,看来目前是通过大数据,一旦发生危机,损失的就是老百姓。
另外对于ABS,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转换成金融危机就是由于衍生品交易、CDS,大家都脱离实体经济去交易去了,对衍生品的监管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中国的金融监管还是要防止系统性风险。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谢谢大家。
 
本文为作者2020年12月13日在2021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上的主题演讲,未经本人审阅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