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曹凤歧 > 信心要比黄金值

信心要比黄金值

——曹凤岐教授在《坦荡人生无悔路》读书会暨经济形势研讨会上的讲话
 
按:2018年8月25日下午,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博士后延安精神学习班,在光华2号楼,举办了曹凤岐老师撰写的自传《坦荡人生无悔路》读书分享暨经济形势研讨会活动,曹老师也莅临此次活动,并就该书的缘起及当前经济形势做了讲演。
 
曹凤岐:
 
《坦荡人生无悔路》这本书的重印版已经发行,我在重印版中纠正了一些地名和人名,修订了一些文字。大家拿到的应该就是重印版。我简单说下我参加今天读书会的感受。首先,特别感谢各位博士后和嘉宾赶来参加本次活动,大家都非常认真地阅读了书中内容,谈了很多人生感受,结合经济形势和证券市场做了很多思考。这就非常好,也正是我写作这本书的目的所在,通过记录过去70年以来的社会变革和一些重要过往来促进反思和思考,以更好地认识和解决今天的问题。接下来,我谈几点我的感想和思考:
 
第一部分  《坦荡人生无悔路》的缘起
 
写这本书,首先是为了庆祝北京大学120周年,我见证了北京大学的强盛,从在北大学学习开始到现在为止是53年,半个世纪是在北大生活和工作的,北大使我受到了很多的教育,很多的熏陶,所以在我写的这本书的里面谈了一种精神,这就是北大精神。北大精神最重要的是创新,所以我在北大得到的思想是要前进、创新的思想。我想,这种思想要传承下去,这是一个方面。
 
其次,是庆贺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作为改革开放的直接参与者和受益者,可以说是改革开放带来了机会,才有了现在。改革开放已经四十周年,需要总结一下我们走过的路。而现在我们不少人很悲观,对国家悲观、对政府悲观、对市场悲观,我觉得大可不必。回过头去看,1978年我们什么样,我们现在什么样,四十年的巨变不是历历在目吗?国家那么巨大的进步看不到,整天在网上发牢骚,这种思想很不对头。另外,改革不是一帆风顺的,改革是一场革命,首先是一场思想的革命,没有一个思想的革命,没有邓小平同志提出来改革的一些理论、方针、政策,有我们今天吗?然而,现在很多人对小平同志提出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大加否定,认为这些富起来的人就是为富不仁,造成两极分化。我要为小平同志发声,小平同志讲的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可还有第二句是走共同富裕的道路,是我们没执行好。小平同志讲的是很全面的,所以现在如何对待改革、如何看改革的成绩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写书,我也是在改革开放中成长起来的。不能否定改革开放。
 
第三,我希望通过这本书把自己的经历,人生的故事,甜酸苦辣记录下来,以对年轻人或者后来人有所启发,这也正是在书的序言说到的。现在年轻人的思想比较混乱,教育也比较混乱。我抨击网上肆意传播的一些没有事实依据的负面新闻,认为这样混乱的环境会使得思想混乱。这样混乱的思想如何能够把中国搞好呢?我多次强调,“年轻人是我们的希望,中国的未来在年轻人”,而现在家长对孩子的教育还需要进步,仅仅用好工作来教育激励孩子们努力学习,这个目标是不是太低了?这让孩子们以后怎么爱国,怎么去爱人民、爱劳动呢?怎么有天下为己人的思想呢?我书中的第十一章讲不忘初心,就是讲如何教育青年,不光教青年知识,还要教他们如何做人,中国教育需要在怎么做人上下功夫。只有会做人、做好人,中国未来才有希望。中国现在经济发达了,但是思想还需要进步,教育还存在很多问题。比如现在中学设置重点班,非重点班的学生基本不管,“放羊”,实质上是为了提高升学率,为了获取荣誉,这不是真正的有教无类,更不是真正意义上以人为本的教育。
 
这本书讲的是一种精神,一种理念,一种思想,传播正能量是我写这本书最根本的动机。让大家看看我们那代人是怎么过来的,在坚持些什么。因为爱国,要为人民做事情,钱学森、邓稼先等很多优秀同志在艰苦的条件下仍然不懈努力,为中国造出了原子弹。我们现在缺的正是这种人才、这种精神!
 
第二部分  A股低迷需加强制度建设  恢复投资者信心  信心比黄金还重要
 
最近腾讯证券发了一篇采访我的稿子,标题是“A股低迷需加强制度建设 恢复投资者信心”。从网友评论来看,有乐观的,但也有说“股市没救了,我们都亏到家了,怎么办”等悲观的评论。实际上,中国现在的经济形势如何呢?
 
作为资本市场最早的实践者,我提出一个问题与在座的博士后们探讨:中国的资本市场是的确是一种暴涨暴跌的状态,但是现在的2600多点是中国资本市场的最低点吗?回顾中国资本市场的历史,1994年最低点是324点,所以当时国家出台三大政策救市,后来到2001年涨到当时的最高点2100点后,一路下跌到2005年,我们开始“千点保卫战”,确实跌到千点了。直到开始股权分置改革,我们的A股市场才开始向上走。从2006年到2007年,股市一下窜到6000点,然后2008年又很快回到2000多点,显然这种情况是一种柱状的走势,上去后直接下来,然后又低迷了很多年。直到2015年股市的春天来了,但是上的太快,每天涨200点,很快又下来了。我当时发表过一些评论:“股市的春天来了,不能很快到夏天,如果夏天来了,冬天还远吗?”后来中国的股市恰恰是就从慢牛变成了快牛,从快牛变成了疯牛,然后就开始断崖式下跌,这是对我评论的最好印证。
 
为什么这样呢?
 
中国股市存在很多的弊病,现在中国资本市场制度还不健全、法律不健全、法规也不健全,所以到现在为止,中国的市场还是个不成熟资本市场,需要加强制度建设。这个市场是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过程中产生的,它必然带着很多计划经济的痕迹,不可能完全市场化。有人说将市场放开,然而经过实践会发现放开了更乱。并不是我们不要市场化,是我们市场化的条件还不成熟,放开就乱,监管就死。现在就处在这个状态,所以我们要逐渐地市场化,需要一个过程,现在正在这个过程中。
 
举个例子,如我们所知,证监会的本职工作是保证市场公平、公正、公开,打击内部交易操纵市场、证券欺诈,然而现在证监会变成了审批会,很多的精力用于审核和审批,还有什么精力去保证本职工作的质量呢?
 
所以说,我们现在不是不想做高质量资本市场,而是做不到,大家必须理解这个客观事实。这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度的过程,所以会出现一些问题,现在很多人在催注册制改革,实质上是不敢放开的,原来是说两年准备期,但考虑到放开可能会出现更大的隐患,而保持现状还能控制,所以到现在还没实施发行注册制。当然最终还要实行注册制,但现在条件还不成熟。
 
中国的股票是稀缺资源,一级市场是无风险市场,谁能拿到一级市场股票,谁就赚。但多数投资者拿不到一级市场股票。所以说中国的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差别很大。那中国市场什么时候价格比较合理呢?当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价格平衡、甚至遍破发的时候,中国的股市就好了,也就是说在一级市场买贵了股票,反而二级市场可以买到更便宜的股票。如果能形成这个二级市场比一级市场还便宜的局面,大家就不会去疯抢一级市场了。而二级市场还有上升空间,二级市场的投资者也会得到回报。
 
目前的发行制度、分红制度、退市制度等现在还不完善,投资者也缺乏信心,不过虽然市场现在低迷,但大家要相信中国股市现在已是跌无可跌,有人认为现在是处于筑底过程中。
 
这次下跌原因何在呢?在于总体上A股上市公司质量还不高,如果有更多的优秀的公司比如白马股、高科技公司上市,还怕股价跌吗?因此这次下跌的内部因素还是我们自己没有搞好。外部是被特朗普吓到了,实际上他们的一些行为和我们中国股市关系不大。中国股市一个是不够成熟的市场,仍然是投机市场,短期炒作,追涨杀跌。而不是投资市场,投资市场是长期持股,炒股可以炒成股东,股票放那不动(享受分红),等到股价高时抛出就行了。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中国资本市场现在信心没了,而我们要有定力去看中国股市,我认为,从长远来看,中国股市还是有希望的,但不是现在。现在很多人对中国经济缺乏信心,对打赢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缺乏信心。其实,贸易战不用怕,要有定力,特朗普四面出击,言而无信,并不会胜的。不过,现在就光用关税这张牌我们肯定打不过美国,特朗普可能很快就要实施2000亿美元的对中国进口商品增加关税,我们则拿不出来。我们缺少高端技术,美国可以用高端技术限制我们,打压我们,那我们就要集中力量进行技术创新,核心技术我们得自己做研发,不能掌握在别人手里。我们一带一路还要继续发展,发展多边贸易关系,不要过多依靠美国,美国是靠不住的。因为美国全方位遏制中国崛起的战略已经定了,所以贸易战是非打不可的,当然还是是打打谈谈了。中国可能面对的主要是资本战、高科技限制以及进出口等问题,只要我们应对得力就可以。我们还可以利用汇率、补贴手段来抗衡美国。
 
房地产是现在带动经济的一个重要产业,中国发了那么多天量的货币都在房地产里,因此也不敢让房地产崩盘,因为房地产一崩经济就不行了,所以说我们现在主要是控制。过去是把房地产资金挤出来到股市,而现在是挤不出来,挤出来也到不了股市。所以我们要从宏观上来考虑问题。我们要技术创新、进行结构调整,继续进行供给侧改革。当然,去杠杆是必要的,但现在主要是稳杠杆,不能一刀切的去杠杆,要有轻重缓急。在这种情况,在实行稳健货币政策过程中,也需要稍微宽松一些,宽松到什么地方呢?多支持中小企业、民营企业、高科技企业的发展。要更多的发挥财政政策作用。我主张大力减税降费,减轻企业负担,增加企业活力。总之,现在要更多的运用财政政策,
 
而我们可能会出现的过剩产能要怎么处理呢?我认为要通过加快城镇化,建设新农村,建设中小城镇,解决就业问题,发展第三产业,发展消费去解决过剩产能。
 
对中国的资本市场应该有信心。最后,我以一首诗诗作为我发言的结语。 “花开自有花落日,花落必有花开时,长线钓鱼需稳坐,信心要比黄金值”
 
(徐雪宁根据8月25日曹老师在光华博士后延安精神学习班上的讲话录音整理,曹凤岐本人对整理稿作了修订)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