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曹凤歧 > 经济增长适度放缓未必是坏事

经济增长适度放缓未必是坏事

经济增长适度放缓未必是坏事
 

日前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上半年的经济数据。从数据看上半年经济发展总体上态势良好,继续朝着宏观调控的预期方向发展。

比较重要的数据是GDP同比增长11.1% ,表明中国经济仍然以较快的速度发展。

然而,虽然上半年GDP同比增加较快,但仔细对照其中第一、二季度的数据,会发现从二季度开始,中国经济增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回落——GDP二季度增长10.3%,比一季度回落了1.6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回落的速度更大一点,回落了3.7个百分点。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近日发布,6月份,CFLP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2.1%,比上月回落1.8个百分点。该指数已持续16个月保持在50%以上,但最近两月一改之前波动上升态势,呈现连续回落,显示当前中国经济发展回调。今年以来,中国工业增速呈现逐月回落。6月份当月,工业增加值较上年同期(同比)增长13.7%,增速大大低于5月份的16.5%,是今年以来回落幅度最大的一个月。4月份工业增加值增速为17.8%,3月份为18.1%。

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回落?这种回落会否成为某种趋势?对中国经济是利是弊?是好事还是坏事?这是我们应当关注的问题。

我认为二季度经济出现回调,有主动调节的结果。去年货币投放过多,通货膨胀压力很大,从年初开始实际就紧缩信贷和货币,加强通货膨胀预期管理。更重要的是,从4月份开始,房地产调控重拳出击,使得房地产交易量大幅下降,对GDP增速造成影响是无疑的。另外,为了调整经济结构,关停并转了一些“三高”企业,产能过剩的行业进行调整,在调整没到位的情况下,对经济发展可能会产生一些影响。可见,二季度经济出现明显回落其实应在意料之中。通过主动调节,国民经济出现了一些保持平稳发展的势头。

首先,物价控制在可接受的范围内,居民消费价格同比温和上涨,上半年,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6%。其中,城市上涨2.5%,农村上涨2.8%。6月份消费价格上涨2.9%,还比下降0.2%。这样发展趋势,全年物价控制在3%左右的目标有可能实现,通货膨胀预期和经济过热问题有所缓解。上半年,工业品出厂价格同比上涨6.0%,工业品出厂价格同比涨幅较大。从环比看,6月份下降0.3%。

其次,货币供应量增速高位回落,人民币存贷款余额同比增量减少。6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余额67.4万亿元,同比增长18.5%;狭义货币供应量(M1)余额24.1万亿元,增长24.6%;流通中货币(M0)余额3.9万亿元,增长15.7%。金融机构人民币各项贷款余额44.6万亿元,比年初增加4.6万亿元,同比少增2.7万亿元;人民币各项存款余额67.4万亿元,比年初增加7.6万亿元,同比少增2.3万亿元。货币投放过多的问题也有所缓解。

再次,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高位回稳。上半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114187亿元,同比增长25.0%。其中,城镇固定资产投资98047亿元,增长25.5%;农村固定资产投资16140亿元,增长22.1%。在城镇固定资产投资中,第一产业投资增长17.8%,第二产业投资增长22.3%,第三产业投资增长28.4%。分地区看,东部地区投资增长22.4%,中部地区增长28.0%,西部地区增长27.3%。从投资结构来看,第三产业投资,高于第一和第二产业;从投资区域来看,中西部投资高于东部投资,表明投资方向趋于合理。上半年,房地产开发投资19747亿元,增长38.1%。

第四,6.对外贸易恢复较快,贸易顺差明显减少。上半年,进出口总额13549亿美元,同比增长43.1%。其中,出口7051亿美元,增长35.2%;进口6498亿美元,增长52.7%。进出口相抵,顺差553亿美元。

除次之外,.农业生产保持稳定,夏粮产量基本持平。工业增速总体较快,企业效益大幅提高。城乡居民收入继续增加,生活消费支出增势平稳。上半年,扣除价格因素,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实际增长7.2%,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现金支出实际增长8.5%。

以上表明,上半年的宏观调控已经见到成效,经济增长速度虽然有所减缓,但仍然保持快速增长,今年保八的增长问题不大。也为进一步进行经济结构调整打下了基础。所以说,经济发展速度适度放缓不一定是坏事。

但是我们必须看到,影响经济放缓的原因还有国内外不确定因素所致。应引起我们高度重视。

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速明显回落,除了去年经济增长前低后高的基数原因以外,国外因素的影响至关重要。从国际因素看,在我国出口对经济增长贡献率仍然很高的情况下,世界经济在缓步走向复苏时期又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开始的迪拜债务危机,接着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又使世界经济增长出现变数,同时,国际金融市场出现动荡,欧元大幅贬值。对中国来说,前期人民币汇率一直盯着美元,欧元对美元大幅贬值造成人民币对欧元大幅升值,这对中国出口欧洲的企业造成了巨大的经营压力。同时,美国失业率仍然居高不下,消费又开始走向低迷,经济景气也开始出现问题,这对于仍然高度依赖美国市场的中国企业带来了压力。欧美两个市场不景气,中国出口自然会受到相应的影响。

从需求增长情况来看,上半年固定资本形成、最终消费和净出口对经济增长11.1%的贡献率分别为6.56%、3.98和0.64。2009年全年,固定资本形成、最终消费和净出口对经济增长8.7%的贡献率分别为8.0%、4.6%和-3.9%上半年净出口贡献由负转正,这意味着经济增长动力比去年有所平衡。但下半年出口形势不甚乐观。上半年经济增长主要还是投资带动,而且主要还是房地产投资带动,上半年整个投资增长25%,而房地产投资增长38.1%。如果下半年因为房地产调控导致房地产投资下降,则会对经济增长产生不利影响。消费增长对经济增长与去年比占比甚至下降。以上说明中国的经济增长方式并未得到根本性的转变,以扩大内需为经济增长点的格局仍未形成。如果下半年如果如果房地产调控导致房地产投资下降,外部因素和人民币升值导致出口也下降的话,经济增长有可能进一步下滑。另外,由于房地产和汽车市场增速下滑,已经对国内钢铁、建材等行业产生了不良影响。

当前,经济发展面临的国内外环境仍较为复杂,经济运行中仍面临不少矛盾和困难。现在,以投资和出口为带动经济增长的模式已经不能再走下去了,必须转到以内需、以消费带动经济发展的路上来。因此,宁可牺牲一定的发展速度,也要着力调整经济结构和转变生产方式。当前,中国经济的适度回落仍属经济转型中的阵痛,即使两难选择再多,中国的经济转型也一定要进行下去。只要我们政策对头,执行决心大,措施得力,我们相信中国经济不会二次探底。

温家宝总理最近指出,做好下半年经济工作,要坚持搞好宏观调控,以稳定政策为主基调,把处理好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调整经济结构和管理通胀预期的关系作为宏观调控的核心,始终把握好政策实施的力度、节奏和重点。无论是解决长期存在的体制性、结构性问题,还是解决经济运行中突出的紧迫性问题,都要在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前提下进行。要坚持远近结合、标本兼治,着力解决经济运行中的突出矛盾,为明年乃至更长时期的经济平稳较快发展奠定基础。要坚持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激发经济发展内在动力和活力,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经济结构调整,推动经济尽快走上内生增长、创新驱动的轨道。

应当继续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大对民生领域和社会事业支持保障力度,增加对“三农”、科技、教育、卫生、文化、社会保障、保障性住房、节能环保等方面和中小企业、居民消费、欠发达地区支持力度,支持重点领域改革。要保持投资适度增长,重点用于完成在建项目,严格控制新上项目。继续投资高速铁路、能源交通重点项目、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等高质量、高效益、强拉动的项目,发挥好投资的作用。应当采取前所未有的力度加大保障性住房投资建设,弥补旨在抑制商品房市场泡沫的房地产调控对经济增速的影响。大举投资农业、农村项目包括农村道路、电力、运输基础设施建设和农业科学技术推广、农村教育卫生事业投资以及农田基本建设和农村危重险水库修补等。注意区域发展的平衡。大力支持中西部发展。

应当继续实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保证经济平稳发展和结构调整的顺利进行。实施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就是控制信贷总量,调整信贷结构。把握好货币信贷增长速度,加大信贷政策对经济社会薄弱环节、就业、战略性新兴产业、产业转移等方面的支持,有效缓解小企业融资难问题,保证重点建设项目贷款需要,严格控制对高耗能、高排放行业和产能过剩行业的贷款,严格控制投机性住房投资贷款,着力提高信贷质量和效益。要积极扩大直接融资,充分利用民间资本,引导和规范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积极发展农村金融,支持“三农”的发展,加快城镇化步伐。

推荐 8